听说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而我,要以怎样的速度才能与你相遇?

热门标签

Vieu四代商业主题

高扩展、安全、稳定、响应式布局多功能模板。

¥69 现在购买

特别声明:文章多为网络转载,资源使用一般不提供任何帮助,特殊资源除外,如有侵权请联系!

我想到很多很多年前,很多很多年间。重复着的做着一个梦,梦里的人有着干净的侧脸。虽然陌生,内心却熟悉。那是一种温暖的感觉。
那像是梦魇一般折磨着我多年,除了心痛还有着莫名的安全感。
重复着、重叠着的身影。我已记不住他的样子,却无法忘记那双满眼疼痛划过泪水的双眼。
从未被人用如此炙热的眼神凝视过,尽管是现实清醒的世界。抓着肩膀的手都克制不住他的颤抖。

只一眼,我便沉沦。

听说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而我,要以怎样的速度才能与你相遇?

我向幽灵般看着如同躯壳一般的女人,那‘躯壳’目光涣散的在他的脸上游离。
那人张了口,连声音都沙哑着带着快要哭出来的腔调,狠狠的抓着那女人。
“你怎么能忘了我”直到现在我还能清楚的回想起那梦境中飘荡的话。像利剑般直闯进我的心口。
我双手不由得紧紧抓着自己的胸口,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躯壳。只见那躯壳慢慢地抬起头,轻抬眼帘,依旧没有任何感情的双眼最后直勾勾的看向他,“你是谁”她张开泛白的嘴唇,声音干涩如同破风般。
我努力看向那女人的脸,却忽然发现那是一张和我多么相似的一张脸。震惊中,我无意识的摇着头,想张开口说些什么,最终只能用手掩住嘴。并非是一模一样,却一眼看去就神似。一袭长发,凌乱着,苍白的面孔、更为消瘦些、只是那神情像是破碎的瓷娃娃,一碰仿佛就碎掉。
我还在在这震惊中不能回神的时候,那男人仿佛受了很大的刺激,此刻的他浑身都止不住的在颤抖,一步步的后退着,不可置信的摇着头。嘴里重复的嘟囔着“这不可能、我不信”的话。
我心脏狠狠揪在一起,乞求着另一个我不要再说什么话,让那男人崩溃。
“我认识你吗”随着这话的落下,此刻是窒息的沉默。我看像那个男人,那个时候他的样子、神情,一一都在我心里深深的烙下,他崩溃了,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中溢出,神态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伤害。一时间让我觉得这个男人也许已经疯了。
我感到我的身体意识越来越模糊,我看着他再一次抓住了她的肩膀,我的肩膀却感受到了疼痛。
“说你是骗我的,嗯?我不相信,你怎么能,怎么能忘了我!”他哽咽的嘶吼着“为什么不等我,我找了你那么久,为什么?”

如果用词语来形容那时候的心情,那是心口被撕裂的疼痛。那般真实,疼到我晕了过去,恍惚间如同灵魂般进入到了那躯壳中,当我挣扎的想恢复意识却发现,我居然真的可以控制这身体。抬起沉重的双臂,我双手抚上他的脸,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溢出。

听说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而我,要以怎样的速度才能与你相遇?

“哥哥”嘴唇不由自主随口唤出、他浑身一震瞪大了双眼,继而紧紧的把我抱在怀里。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温度,真实的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。还有他在耳边一遍遍诉说的低沉悦耳的声音。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你不会完全忘记我,我就知道”像孩子般的嗯喃着,我闭上眼睛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腰“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看到你流泪我的心会那么痛”
又是一阵的恍惚,清醒的瞬间仿佛是在看走马灯的录像,依旧是那和我相似般躯壳的女人,却神情上有了神采。一段段的片段,出现在眼前,很多没有见过的人,没有看过的地方,有争执着的、快乐的、温馨的、痛苦的,很快很快的浮现又消失,有他、也有另外的人。我好像明白了什么,又什么都不明白。
意识在此回归,睁开眼睛依旧是他温暖的臂膀。人家说梦中的人是感受不到温度和气味的,我却那么真实的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味,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是那么温暖的流至心间。
他温柔的神情,不在同刚才嘶吼受伤的歇斯底里。一遍遍的顺着我的头发,那么轻柔小心翼翼
无数次重复的梦境,重复的身影,三年间在我快忘记的时候就会在此梦到。重复着不间断的梦境,直至那些年后,最后一次。
“我要走了”他紧了紧双臂。
“你要去哪里”我紧张的抓着他的上衣
“我等了那么久,这次一定要找到你”
“这样不好吗,至少在梦里我还能看到你。如果你走了,找不到我呢”
“不会, 我一定能找到你”
“不,我不要,每次我都只有在梦里才能记住你的脸。明明那么清晰,醒来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记起你的样子如果你忘了我呢?我也记不得你,就算你站在我眼前,你也不记得我,我也记不得你!”
“就算我忘了你的长相,也会找到你,只要我见到你,就一定知道是你。只是你要答应我,这次不要再忘了我,一定要等我。”
“可不可以不要走”
“我没有时间了,你记得一定要等我,不要忘了我,等我,很快就可以见面了”
他的温暖的笑容,轻轻印下一个吻。尽管不舍却如此坚决。那轮廓一点点模糊,最终没了踪影。
“静静,静静”母亲的声音从耳边响起,我坐起身。
“我听到你一直在哭。喊你却看你在睡觉,梦到什么了”我抬手摸着脸,满脸泪水,心里空虚的烧灼着。
“妈。我做噩梦了,没事,你去睡吧。”母亲摸摸我的头,转身回去了。
而我,再也止不住,将头蒙在被子里,咬着枕头哭了起来。
从此以后,我真的再也没有梦到那个人。

六年后的现在,我还没有遇到那个曾经在梦里哭着让我等他的人。一直在等、一直在等、看着身边的每一个过客,生怕错过了你。只是,已经不记得我的你,已经不记得你长相的我,能否在相遇的那一刻,就知道我们就是彼此要找的那个人?会不会看到我眼角流下的泪水,慌张的对我说:我是不是认识你,为什么你的眼泪会让我感到那么心疼。又会不会说我就知道你是我要找的人。会吗,你会找到我吗?我还要这样没有尽头的等待吗?

听说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而我,要以怎样的速度才能与你相遇?

你说 很快,六年过去,还要多久?

听说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而我,要以怎样的速度才能与你相遇?

听说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而我,要以怎样的速度才能与你相遇?


标签: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作者:光亮小窝,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光亮乐趣窝
原文地址:《听说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而我,要以怎样的速度才能与你相遇?》 发布于2017-05-31

分享到:
赞(1) 打赏

评论 2

9 + 1 =
  1. #1

    提到樱花想到的都是美丽的故事

    加气块生产线2年前 (2017-06-02)回复
听说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而我,要以怎样的速度才能与你相遇?

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Vieu4.0主题
专业打造轻量级个人企业风格博客主题!专注于前端开发,全站响应式布局自适应模板。

登录

忘记密码 ?